科技生活第一

从巫师到开心果,腹语师由内在力量发出来的灵魂之声

腹语师

法国有个奇才异能之人……他是马克.梅特拉(Marc Métral)。二〇一四年,这位六十多岁的魔术师在英国的电视节目上受到瞩目,迷惑了《英国达人秀》(Britain’s Got Talent)的观众和评审。他是首位在表演中使用活物(一只小狗)的腹语师。这不是他初试啼声,他在全球的夜总会和马戏团里已经是熟面孔,也曾在一九八八年为黛安娜王妃表演过,他上过奥林匹亚剧场(l’Olympia)、红磨坊,也与杰洛姆.萨瓦利(Jérôme Savary)在夏佑宫(Chaillot)国家剧院长时间表演过。超过八百万名网友看过他在伦敦表演的片段。

儘管数百年来围绕着腹语术的谜团,其原因老早就被揭晓了,但是腹语术依然令许多人着迷不已。因为这种声音魔法师在今天是开心果,在过去则是巫师,人们相信他们有超自然的声音力量,可以施加在人身上。正如前述的古代女预言家,腹语师代表着神祕力量,他能与死者对话,让死者发言并预测未来。

腹语师让人视若神明。但是也多亏了神谕,他能自由表达人民的请愿,有时候还可以反抗政治力量,因为那并非真的是他在说话。然而,他所具有的精神性质,才是他的首要功用。「腹语师」(engastrimythe)一词的来源明确易懂:希腊人称之为“egastrimitos”,“gaster”指腹部,“mythos”是声音。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率先试图描述:「腹语师有个来自腹部的声音,是由内在力量发出来的灵魂之声。」希波克拉底只是複述《圣经》里的回想而已(《以赛亚书》29:4):「你必落败,从地中说话;你的言语必微细出于尘埃。你的声音必像那交鬼者之声出于地,你的言语低低微微出于尘埃。」

第二个例子依然出自《圣经》,腹语师还出现在《撒母耳记》中扫罗(Saül)那一段。扫罗前来求教隐多珥(Endor)的女巫,这位当时最有名的招魂师以拥有「阅读亡灵思想的能力」着称。扫罗王被他的神所遗弃,企图与过世的预言家撒母耳进行沟通,从撒母耳身上获得讯息。撒母耳在扫罗四十岁时将他加冕为王。一段来自他处的声音答道:「非利士人会击溃你的军队。你的王杖将会被人从手中夺走。」招魂师的面色如蜡,双唇动也未动。声音从哪儿来的?扫罗在昏暗不明中,彷彿隐隐看见撒母耳的魂魄。他坚持要女巫解释。女巫感受到威胁,说明自己的声音是撒母耳和他之间的媒介:「王啊,我透过腹部说话。腹部将字句传至我的喉咙,嘴唇才得以维持不动。」自古以来,腹语术就与魔法密不可分。

从巫师到开心果

这个情况一直维持到十七世纪,我们还能在义大利解剖学家法布里休斯(Fabrizio Aquapendente)的文献中,找到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诊断:「腹语师者,无需翕动双唇,仅靠胸腹清晰发声。此举违反自然,乃魔法及妖术。」教会选择支持这种论点,而非开始认真研究这个似乎触及灵魂之声的异象。

接下来《百科全书》(Encyclopédie)出现了。十八世纪末的法国数学家尚-巴蒂斯特.德拉夏佩尔(Jean-Baptiste de la Chapelle)神父是《百科全书》的作者之一,使得腹语术从此被视为一门艺术与特技,不再是巫师的法术了。这位圣杰曼翁雷(Saint-Germain-en-Laye)的市民,对于理解这些现象深感痴迷,无论如何都想知道不掀动嘴唇要怎幺构成母音,如何不开口也能发出声音,还有腹语师是怎幺让自己的个性一分为二。他对腹语师的执着可以回溯到一场晚宴,那时一位腹语师的表演把他迷得如痴如醉。

一七七〇年二月十七日,圣吉尔(Saint-Gilles)先生素闻德拉夏佩尔神父对腹语师有浓厚的兴趣,便邀请神父随他到离圣杰曼翁雷城堡不远的一家店铺后方。圣吉尔先生开始叙述一些有趣的故事,神父的目光没有移开过。接着,圣吉尔先生闭上嘴巴,望向天花板,突然间一段来自远方、遥不可及的声音,呼喊着:「德拉夏佩尔神父!」神父当场愣住,也跟着紧盯天花板,接着问:「是您吗?」虽然是明知故问,但他的疑心未减。过了几秒钟后,他又听到:「不对,别看这边,是另一边!」神父垂下目光,看着地面。这一吓不得了。这一次,声音似乎从地板传出来。可是圣吉尔先生的嘴唇丝毫不曾动过,只有他那张不露神色的脸庞似乎随着声音波动。这次的相遇,在德拉夏佩尔神父的心中留下难以抹灭的印象。

同年的三月二十日,来自奥地利的另一位腹语师门根(Mengen)男爵遇上德拉夏佩尔神父,并在他面前做起一种类似喜剧小品的表演。男爵的口袋露出一个小布偶,他对着布偶说:「您带来的消息一点意思也没有。」布偶回答:「要中伤人还不容易吗?先生。」「您还真是爱争辩啊,小姐。」「就算攻击是不被允许的,但自卫总是被允许的,先生。」「请闭嘴。」男爵答道,把布偶收进口袋里。布偶激烈挣扎,闷声闷气地抱怨说:「男人就是这样,因为力气大,就以为权威代表正义。」

布偶刚刚活了过来,如此鲜活灵动,行经的一位爱尔兰军官甚至冲到男爵的口袋这边。这时,口袋里又传出一阵呻吟声,彷彿布偶被压得透不过气来。军官不由得鬆手,彷彿那是一只受伤的动物。于是,男爵让这位年轻军人看了看,其实那只是布偶,一根包着布当作外套的普通木棍而已。天衣无缝的幻象:男爵的嘴唇没有动过,脸上流露出同情布偶的表情。布偶和男爵间活泼生动的交流,加强了魔术的效果。

男爵在这里发出两种声音:第一种是布偶在打开的口袋时发出的近距离声音,第二种是布偶被「关起来」时的远距离声音。

怎幺可能会有这样的事呢?我们提到嘴唇、牙齿、食道、腹部,也提到天赋异稟……当男爵被问到他自己怎幺解释时,他似乎觉得这一切再自然不过。对他而言,他的声音能製造假象。他的布偶让他可以说出碍于身分而无法说出口的话,允许他出言无礼。

他的左手拿着布偶,在双颊、舌头、牙齿间构成它的声音,但没有感觉他的腹部和胃部有特别用力,或发出任何声音。他着重在舌头的活动性、呼吸以及他给予的节奏上,来进行他和布偶之间的「对话」。

那个时代,还没有能够在腹语师发声时观察声音的工具,要分析这个发声机制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八七六年,弗雷.尼曼(Fred Nieman)和七个玩偶一同登台,将群众对腹语术的迷恋推向顶点。他与自己创造的七个玩偶对谈,并用自己的声音答话。他在舞台上从一种声音换到另一种声音,灵活得令人愕然。他愚弄、娱乐观众,帮他们消遣解闷,勾起他们的好奇心,带着他们进入另一个次元之中。

相关书摘 ▶电视选举擂台的胜出关键:辛辣又不失尊重的驳辞+洋溢着同理心的演说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好声音的科学:领袖、歌手、演员、律师,为什幺他们的声音能感动人心?》,本事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尚・亚毕伯(Jean Abitbol)
译者:张乔玟

关于声音,那些你根本不知道但你绝对想知道的事,从医学、科学、心理学、艺术发现人声的奥祕。

席琳・狄翁清亮饱满的歌声宛如天籁,是什幺原因造成她一度失声?已故世界男高音帕华洛帝,他的嗓音涵盖了七个「泛音」,然而一般人只有三个!所向无敌的刑法女律师在动手术治好了声带水肿后,却从此输掉每个案子?!英王乔治六世如何克服口吃障碍,发表一场动人的演说?

人类拥有一个无价之宝:声音。它就像指纹,人人皆有却天下无双。母体里的胎儿,从三个月起就开始感知「母语」,所以,失声患者在治癒后开口说出连自己都听不懂的外语一点也不奇怪!从古希腊的广场到现代的电视萤幕,声音在所有诸如司法、政治、广告、艺术或情爱……等等人类事务上施展它的力量。声音是我们日常生活必备的成分。它无所不在,以至于我们视它为理所当然,毫无节制地滥用,直到它消失,我们才开始想念……

声音,看得见吗?当然可以!吸气的时候,声带会张开;说话、咳嗽或假装哭泣的时候会闭合。这个机制就是喉咙发声的源头。喉头是絃乐器也是管乐器,保护着两条声带,当声带振动时,它就是弦乐器;当共鸣腔振动时,它就是管乐器。

身为外科医生及热中于人声研究的作者,将带领大家探索声音,不只是从科学和医学的角度,还有从导师(mentor)到独裁者的政治层面、讲道者的精神层面和歌手的艺术方面,以及从声色到诱惑的美学方面。揭开无形的声音振动中,情感和理智之间的化学作用,渗入以喉头为首的声音王国之中,揭示声音力量的奥祕。

从巫师到开心果,腹语师由内在力量发出来的灵魂之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