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生活第一

《热血司祭》:是否值得将生命託付于崇高的理念与目标

《热血司祭》:是否值得将生命託付于崇高的理念与目标 

  九潭区,市政厅门口挂着「清廉的区厅长」布条,显得极其讽刺,议员、警察所长、区厅长、检察部长和企业的勾结,全都掩盖在建立无犯罪家园的口号下,「不是因为有权力才能腐败,而是那些原是腐败之人追求权力。」

  金海日神父,原是国家情报院反恐特遣组要员,因为某次反恐行动,听从上级指示误杀十一名无辜的孩子而退出反恐组,走上赎罪的道路成为神父。人们自古以来对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冠上神话故事的名义,将一切视为人类能掌握的知识,我们也能将那些无法承担的痛苦交给某个比人类更强大的上帝、其他的宗教或是崇高的道德理念吗?

  对初期的金海日神父来说,李英俊神父是他的上帝,是李神父拯救他脱离酗酒和混沌不明的生活,造成李神父被杀害后,金神父对于真相和证据穷追不捨的动力。编剧抛弃陈腔滥调的英雄典型,金海日神父是不完美的,他是一名神父也是凡人,他的脾气暴躁,只会使用暴力解决问题,这时候突显配角的重要,协助金神父揭发那些贿络案件、吸毒、贩毒、谋杀……一层一层破坏权力金字塔的结构。

《热血司祭》:是否值得将生命託付于崇高的理念与目标

  在剧情的后段,李准,那位指示金神父杀害无辜的十一名孩子的反恐队队长,为了得到前期姜部长和其他人合作得来的不法现金,威胁并伤害金神父身旁亲如家人的合作同伴,导致金神父背弃上帝、脱下司祭袍并为他所爱的人、他要捍卫的价值而反抗。从武打的画面可以看出金神父的改变,从前的打架方式只是为了防御,而后期使用暴力的目的是为了杀人(但并没有真的杀人),金神父的眼神从明亮转变成迷失,他迷失在李准给他的愤怒,他迷失在同伴被伤害的痛楚当中。金神父远离上帝后似乎变得更强大,思想变得更自由,他重新拾起他所要承受的岩石,他就是现代版的薛西佛斯。

  当金神父拿枪指着李准,李准说:「如果你只放了一发子弹,那就瞄準。喂!快点开枪!这不是你最擅长的吗?你就算杀了我也是正当防卫,不会进监狱的,你要是杀了我的话,就可以像以前一样当个杀人机器,多好啊!还可以赚很多钱。」李准打算利用死亡成为金神父所要承担的责任的一部份,折磨他直到生命的尽头,并提起金神父想要忘记的那段以杀人为目标的日子,当金神父的枪逼近李准的脑门,李准得意的笑了,以为他再次成功引起金神父的愤怒,身旁的同伴们劝神父:「他没有那个价值,神父为什幺要因为这个人脱下你的司祭袍?」金神父的手颤抖着,他究竟是要独自一人扛起所有的岩石,或是将这些痛苦昇华至他所相信的信仰,而在天主教的理念当中,他必须原谅这个罪人,最后他说:「我向你宣布,不止是七次,儘管是七十七次,我也要原谅你。」这时候还会觉得背弃上帝的人,背弃崇高道德和目标的人更强大吗?或许更自由是正确的,没有任何教条的规定,掌控自己生活的方向,但没有变得更强大,攻击和反抗是捍卫价值的方法,而包容和原谅是另一种。

《热血司祭》:是否值得将生命託付于崇高的理念与目标

  《热血司祭》是一部犯罪喜剧,剧情内容和现实生活中的新闻紧密连结,反映南韩政商的阴暗面,具大英刑警无奈的说:「因为这里是南韩啊!」作为无法解决官商勾结的理由,贩毒的夜店消遥法外,而且被警察署拥护着,明星成为吸毒案件的焦点,好让其他在权力中心的人物能成功脱身,踩着别人的尸体爬上顶端。而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们,因为大人们贪图利益而受到伤害的孩子们,为了保护慈善机构免于成为洗钱机器的李神父失去性命,金海日神父的任务是拯救身陷在迷途中不知悔改的罪人,还有被害者们,而他本身也有自己的伤痛,背负十一个生命走在忏悔的道路上,所以对他而言,「原谅」是痛苦也是无法达到的事。

  朴京善检察官到教会办告解圣事时,金神父请她回去乞求当事人的原谅再回来,并说:「总之像检察官您这样的人经常到教堂、寺庙吧!会掏很多钱,也会犯很多罪,但是大家都是为了心安理得才来的,根本不考虑因为自己而受伤的人,总之,并不是用圣水在额头上画十字架就能上天国。为了安心犯罪才到教堂来的人们,即使是用圣水泡澡,都是没法上天国的。」他说这些话同时也在宣判自己一辈子都得不到安宁的心。

  题材如此沈重和阴暗,但加入喜剧的元素,剧情不再单调枯燥,演员们突然从严肃的气氛转而搞笑并不会让观众觉得错愕,多了对现实世界的嘲讽,和无法改变现况又积极反抗的荒谬。

影剧资讯

《热血司祭》(열혈사제)-SBS,2019(台湾爱奇艺可收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