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生活第一

体育龙头再遭狙击 浑水直斥安踏:「酒杯中的粪」

体育龙头再遭狙击 浑水直斥安踏:「酒杯中的粪」
体育龙头再遭狙击 浑水直斥安踏:「酒杯中的粪」
体育龙头再遭狙击 浑水直斥安踏:「酒杯中的粪」
体育龙头再遭狙击 浑水直斥安踏:「酒杯中的粪」
体育龙头再遭狙击 浑水直斥安踏:「酒杯中的粪」
体育龙头再遭狙击 浑水直斥安踏:「酒杯中的粪」
安踏昨早突遭沽空机构「浑水」狙击,指其财务数据并不可信。报告发出后,安踏昨日股价一度下跌8.7%,下午1 时停牌。安踏被指操控多家分销商。承兴国际因公司主席兼董事长罗静被捕,股价一度急跌逾八成。金蝶国际股价大跌近14%,报6.9 元。

作为国内体育用品行业第一的龙头老大安踏(2020), 昨早突遭沽空机构浑水(MuddyWater)狙击, 报告题为「酒杯中的粪」(Turds in the Punchbowl)。机构指出安踏的优点与现实相距甚远,财务数据并不可信,并指出该集团公布的营运利润是由秘密操控的一线分销商造假而推高毛利。报告发出后, 安踏股价最多插8.7%,午后停牌,停牌前股价报51.25元(港币,下同)。随后,该集团的外部公关代表通过电邮表示公司不予评论。(

沽空机构「浑水」昨早发表报告,指虽然机构投资者对安踏在营运及推广上表示赞同,甚至知名瑜伽服品牌Lululemon创办人亦投资安踏,惟「浑水」指出,安踏的优点与现实并不贴切,虽然有实际经营业务,但数字并不可靠,投资者应质疑安踏的财务数据。

操控27间分销商

「浑水」表示,已掌握「确凿证据」,「浑水」估计在与安踏合作的46间一线分销商中,安踏控制超过40间,而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对这类经销商的掌控已是公开秘密,所以相信公司或透过控制经销商来操控财务数字。

「浑水」指出,基于安踏称并无持有经销商,故对分销的数字透明度有限。不过大部分经销商负责人皆是主席丁世忠的代理人,其中公司对人事经理、财务经理、总经理及高层都具有话语权,经销商中亦有包括丁世忠表弟在内的负责人。

安踏半日跌逾7%

在报告发出后,安踏昨日股价一度下跌8.7%,随后于下午1 时开始停牌。股价半日跌7.3%,中午收市报51.25 元。

在下午3 时41 分时,安踏表示,正準备发公告,对一份认为载有不实及有误导成分资料的报告,作出回应及澄清。

「浑水」在报告中指出,有消息曾透露丁世忠在入行时,会利用借钱的方式来挟持经销商这类型的合作伙伴去开拓生意,在通过完成人员及管道的建设后,这些链接及关係更无法摆脱,而上市前就将公司分拆开,在财报上就可以在批出货后立即转化为收入,并且经销商的开支无需在报表上出现。

「浑水」指出,这类经销商的大部分开支费用,如员工及开店支出等均由分公司承担,但在亏损很严重的情况下,公司会回购存货。

承兴董事长被刑事拘留 股价直插 几近没顶

承兴国际(2662)昨日宣布,公司主席兼董事长罗静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股价一度急跌83.22%,截至收市报0.9元,跌3.69元或80.4%,成交录得7.3 亿元。

承兴公告指出,目前尚未能确定罗静出于何事被刑事拘留,但日常业务营运及董事会职能均维持稳定。

承兴上周五股价还在4.59元,昨天股价恍如食了泻药,一直下插,逢位破位,全无支持,到跌至低于一元才开始喘定,跌幅煞是惊人,市值一天已经蒸发近40 亿元。

据悉,罗静同时是江苏博信(SH.600083)实际控股人,该股于昨日已跌停板、江苏博信已在上周五发出公告,指收到公安通知,罗静及董事长兼财务总监姜邵阳分别在6月20及25日被捕。据Wind数据显示,该公司近十年并未赚钱,去年更是凈亏损5,244万元人民币,且审计报告出具「保留意见」。

此外,江苏博信管理层状况已引起市场关注,于3年内董事秘书换掉3人。此外, 承兴原从事提供印刷线路板及相关产品装配等业务, 近年发展知识产权服务,2017 年收购了由Stan Lee 创办的POW!Entertainment Inc,并拥有斯坦李个人肖像及名义独家永久使用权。

主席被质疑盈警前卖股 金蝶股价劲插1成3

日前被股评人David Webb 指斥公司主席在发盈警前偷步售股的金蝶 (0268),昨天开市即被抛售,股价跌穿7 元,最高一度跌至6.66元,跌幅超过1 成6,最终收报6.9 元,市值单日蒸发35 亿元。

金蝶董事会主席徐少春,被指于6 月19 日减持6,000 万股,拟套现逾5 亿元。但在上周却发盈警,因而被David Webb 指斥有偷步卖股之嫌。

对于David Webb 的质疑,徐少春昨天即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徐少春强调,减持行动未有违反上市规则,并指会对自己行为负责。他指出,今次是他10 年来首次减持股份,并承诺在未来12 个月不会有任何减持计划。

徐少春续称,今次减持套现的资金,主要用于偿还2016 年部分业务私有化时所欠公司贷款,以及一些个人的直接用途,包括向母校捐款等。他解释,早在3 月或之前已希望尽早处理相关债务,并与券商等机构进行沟通,亦有相应记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