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生活第一

被爽约还要假装不生气:「真诚」对待别人跟「真实」面对自己,有

这一个星期,我被爽了两次约,心里虽然没有不开心,但是感觉怪怪的。

一次是和一位外国朋友约好要去一间素食餐厅,同为素食者的我们常常交换生活心得,于是大约在三个星期以前,我推荐他一间很不错的蔬食餐厅,并答应有一天一定要带他去。我们约好了时间,相当兴奋,满心期待要把喜欢的用餐空间和好朋友分享,结果距离约定时间前一小时,他打电话给我:

“Hey man~ the girl I like just come nearby my home, so can we change our date today? I feel so sorry for you…"(兄弟,我喜欢的那个女生刚好来到我家附近,我们可以改期吗?对你真的感到很抱歉…)

“Don’t worry. We still have many chances. Just a bit envious of you~haha"(不要紧,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只是有点羡慕你…哈哈。)

本来和他约了下午和晚上,这下子空出了一大段时间,突然之间不知道要干什幺,觉得有些焦躁,好像也有那幺一点生气。我是多幺重视这一次的约定,结果他说改就改,但我怕会影响到他的心情,所以也没有让他知道我的真实感受。

过了几天后,我又被爽了一次约,这次是位女孩,想和我讨论一个她想在学校内推动的计画。我是很开心,每次看到有学生愿意为了让校园环境更好而付出,我都不会不计代价地尽自己所能去参与,于是我们约在她学校旁我朋友开的咖啡厅,约定的一点到了,五分、十分、十五分过去,我忍不住打了通电话:

「哈啰~请问妳到了吗?」

「啊!怎幺办,天啊……」

「妳…忘记了吗?」

「不好意思,真的很不好意思,我现在人在有点远的地方,而且有了其他约……」

我在当下的那一秒其实并没有生气,只是心想,怎幺又是我,难不成我是「爽约製造机」,还是其实大家都跟我约的心不甘情不愿?但我问问自己的内心,现在的我大概有3种选择,我想要成为哪一个样子呢?

    把我的心情表达给她知道,我心情会舒畅点,但是她可能会一下午不开心。 吞下我的情绪,装一个表面的开心,至少不会毁了她一个下午,但是委屈了自己。 在5秒内转换我的情绪,告诉自己我是来找开咖啡店的朋友聊天,也告诉她我们还可以再约、不用在意,下次注意就好,这样两个人或许都可以有个开心的下午。

所以我选了第三个,然后告诉她:

「没关係~不用介意,也不用放在心上唷,下次多注意就好,反正我刚好就要来找朋友,下星期我人还会在台北,有要约再主动告诉我唷,好好享受你的下午吧!」

电话挂掉,我便开始享受下午在咖啡厅的时光,但是内心始终有一点卡卡的。对于第三个选择,的确是我想要成为的自己,然而,我最近在生活上尝试力求王阳明所说的「知行合一」,不禁怀疑起自己,我明明就有不开心,但是却没有当下表达,选择在5秒内透过选择把不开心「消化掉」。然而,这种因为我想要呈现出什幺样的「行为」而透过技巧改变自己「内在心境」的举动,是真正的知行合一吗?

坦白说我对阳明兄的学说并没有真正透彻的理解,只是希望确认自己心中的价值观和行为到底是不是真正一致的,如此而已。这个问题就这样困惑了我整整一天…到底哪一个我才是最真实的我呢?下次遇到类似的情况我又该怎幺做?

隔天我对另一位朋友分享这一段心路历程,他语出惊人,几句话点醒了我:

被爽约还要假装不生气:「真诚」对待别人跟「真实」面对自己,有

这一段话很引人深思,原来所谓的真实是ㄧ种「静态」的事实,是从过去到现在,描述了我们在某个时间点以前所累积的心态或状态,然后最后呈现在外在的「行动」,这些行动也决定了今天的我们为什幺是这个样子的。

真诚就不太一样,是ㄧ种「动态」的心境或与人相处的方式,将自己的「真实」考量到与自己互动的人内心的感受,重新定义后做出了另一种行动。这行动不仅对自己真实,也正视双方的互动关係,对大家都有正面影响力,是为「真诚」。

在我自己擅自做主为「真实与真诚」下了这个定义后,我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人们有在生活中实践『真实与真诚』的自我吗?」

先从「真实面」想想好了,我常常看到很多「业界」的朋友参加一些社交场合,目的为了要取得一些人脉资源,表面上会说「交个朋友」,实质上做的事情却只是「换个名片」。我其实不知道这样是不是「真实」的,因为表面上说是认识朋友、实际上做的却是只有认识名片,而内心想的是找资源完成自己的目的,通通都不一样。

当然本来每一个人对朋友的定义可能就不一样,常会分成一般朋友和工作往来,所以大部分这样的社交环境里都是这样类型的接触,也听到很多人抱怨不喜欢,觉得很累但是「必须」要这样做,我觉得很心疼,真的必须吗?为什幺人类在现代社会里被迫要如此的「失真」才能生存,难道没有其他方法了吗?我们是不是都被过度功能、分割的「泰勒化」所控制了,忘了那个最真实、简单,那个美好的自己。

另一位朋友在行销公司工作到心力交瘁、每天都加班,她以往在非营组织工作时眼中燃烧的火焰都消失了,我们难得聚会,电话接个不停又一直哀声叹气,我对她说了十五次「不喜欢就辞掉工作阿,或是想办法领导上司、改变现状」。我说起来很容易,但想必她听起来一定相当刺耳。我不禁再次思考,让我们的大环境变成必须要「失真」才能生存,其根本原因到底是什幺呢?

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事情与任务凌驾于人类感受之上,每一个人在效率导向、专业化的社会中被迫压抑自己内在的声音与情感,也限缩了自己的可能性。很多人无法做到面对自己「真实」的感受,不知道自己工作、生活追求的「意义」是什幺,像是空有躯壳没有灵魂的身体,也像是任人控制、摆布,没有自己意志的殭尸。

连「真实」都不会,大概就更难学会「真诚」了。因为连自己的感受都忽略的人,很难想像他会去在乎旁边人的感受。想起前一阵子太阳花学运的「黑箱争议」,我不禁提出一个合理的怀疑:「在我们的环境里那幺多人连自己的人生被『黑箱掉』都不介意了,怎幺会介意一个法案被黑箱呢?」

所以对于那些勇敢站出来的学生领袖,我绝对支持相挺,因为他们用真实的行动去表达他们的声音,并且用真诚去带动周遭的人。对于他们我选择相信,因为猜忌很累人,还有他们所付出的许多时间、心力与努力都显而易见;对于其他跟风的人,我就持保留态度了,毕竟每一个人可能有着不同的心境。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从今天开始在每一天的生活里,都勇敢学会面对「最真实的自己」,然后慢慢结合周遭人的感受,不断思考如何和大家一起更好,步步迈向真诚的自己、真诚的社会。

在混乱的时局里,我们需要一个「从虚假到真实,从真实到真诚的革命」,鼓励所有人每天想几个问题:

    我今天的思想、言语、行动、待人处事有没有一致? 我想要成为什幺样的人?我现在的工作、生活方式有帮我成为那样的人吗? 还是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上面那个问题 ? 我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嘛,为什幺这样行动、那样说话? 我有没有正视自己的语言和行动会对周遭人带来的影响力,无论是正面或负面? 我如何处理自己内心的感受,开心、伤心、无助、兴奋,我选择搁置、忽略或逃避,还是我每天都用行动去回应自己内在的「小声音」?

对于上文提到那位爽约的女孩,我站在她的角度思考与感受,她是一个想要在学校「推动变革」的人,所以我觉得有必要给她一些「真诚的回馈」,于是我主动写了一封信给她:

我是这样地相信着,真诚的互动相处可以改变自己、改变周遭的人、改变世界,所以除了自己每天实践外,我也写下这篇文章,希望有点帮助。

被爽约还要假装不生气:「真诚」对待别人跟「真实」面对自己,有Photo Credit: BK CC BY 2.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