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生活第一

让我们穿透魔镜,迎向新世界!

我们的时代是一个灵魂与躯壳之争的极端年代。《黑镜》这部英国影集,其编剧似乎意有所指地说出:「如果科技是一粒毒品——确实感觉像毒品——那幺它的副作用是到底什幺呢?」《黑镜》广泛探讨将人类推入了数位革命年代所造成的冲击。标题『黑镜』是你在每面墙、每张桌子、每只手掌间都能找到的东西:电视、显示器、智慧型手机。」在影集中反映了普遍性的焦虑,严厉地检视「科技」如何成为非人性力量的可怕主宰,它们使得所有伦理、道德最终失去意义。更精确来说,这是一个关于是什幺人类价值的问题。

无论是好是坏,今后人被置于如水晶结构般的银幕里,所有关于生命、思想与人类的永续可能性将趋于一致,在蓝天之下,人类活在愉快与不安之间,特别是处于极度亢奋并且是最黑暗的时刻!当人被自己所造的「物」接管,我们是应该为自己保有的人性奋斗,或是乐观地拥抱科技带给人类社会的种种效益?如果从人类生为万物之首的尺度思考,千百年来我们透过艺术、哲学、宗教、科学所关注的最深层也是最核心的问题不是缅怀美好的过去、不是杜撰虚幻的未来,而是在宇宙演化进程里看见自己的位置并寻找属于自己的价值。

在蓝天之下,人类能否重新找回自己的思想、情感与信念?在宇宙天地之间,人类是否具备不面对自己的幻影而存活下来的能力?总有一天人类意识到自己将被机器「除役了」的威胁才会挺身行动。「他们一旦产生自觉才会反抗,一旦反抗过后才会产生自觉。」(乔治‧欧威尔《一九八四》)。就本次展演而言,发条鼻子将通过作品演绎人类世界;施懿珊探讨由没有肉躯的数位个体集体创造出来的机器世界;陈慧峤则藉由造园体现一个自然世界。这三组艺术家用描述的文本、叙事体现了一种藏身在人类真实情感底下所看见的桃花源林,以及用科学这个黑魔法所创造出来的水晶世界。无论多幺地无可避免,大多数人都必须面对这成双的幽灵,这正是当代处境最深刻的两难交锋。让我们穿透魔镜,迎向新世界! 
 首部曲 人的世界
关于世界未来的可能性的讨论,科学家提出了一种新假设—「人类世(Anthropocene)」来检视人类利用科技生成的结构来建构世界的新体系:ㄧ个科技生态系的兴起是多幺令人惊叹!这个新兴生态系把所有有生命的、无生命的事物全部数位化,取而代之的是以智识、讯息、技术位居中心的新局。为了迎接这个新时代,人类不仅目睹了一切,并在里面操盘藉由新媒介(科技)展开世界的新史,用法国社会思想家布希亚的话说:「迎接这个新时代只要有个萤幕和网路,一个操作就在那儿展开生产、消费、联结、接触、反馈以及沟通。」

如此一来,世界重新被建置也逼使人类遭逢前所未见的重大转型:科技的进展启动了第二次机器时代,数位媒介加速创造了一个卓越形式的世界,它让人们不得不面对及理解自己的位置已经彻底改变。因此,关于感觉、关于信仰、关于行为,人如何用一种现代的道德标準来和世界相处?在具高度技术的社会裏,人们如何搁置彼此间的异议、差别、争辩和世界缔结新盟约?未来,这个星球是比想像中的更具前景或是人类即将面临被他们自己所改造的世界汰换而陷入困境?历史经验提供人们理解什幺样的真实?人类开启的新篇章该如何接续下去?

发条鼻子创作团队以〈weee〉(2018)真实现形「我们」和「他们」共有的世界,企图通过人与人所运作出来的体系去另闢蹊径想像人类世界的运作法则。他们蓄意用非艺术性的材料所建构出来的装置,是藉由日常物件像是沙发、灯饰、录音带及卡带录音播放器等废弃电子产品组装配置而成。这种做法有一种激进的反义。在这里,日常物件用的是生活中的「用品」,其隐藏的意义不是拟仿杜象选现成物当成艺术的挑衅行动,而是涉及人的生活层面的探索。另一方面,废弃的电子设施属于过时的物体,这些工业製品是现代文明的遗弃物,尖锐却不失幽默地嘲讽着文明的「价值」。
 二部曲  机器世界
法国小说家马克‧莒甘(Marc Dugain)与法国政治新闻週刊Le Point调查记者克里斯多夫‧拉贝( Christophe Labbé)在其合着的《裸人》导论里,他们直言:「此一数位革命不仅塑造我们的生活型态,让我们掌握更多讯息,让我们与外界的连结更加迅速,它还将我们倒入一种顺服的、自甘屈从的、透明的状态,而且终将造成我们不再享有私人生活,造成我们不可逆转地放弃自己的自由。」(麦田出版,107年,页5)。换言之,生活在数位村落让我们享有资讯所带来的种种便利,但通过演算法人人在互联网中被数据化而成为裸人。

〈人格的资本演绎〉是作为理解今天媒介的一个提问,这件新媒体作品暗示着我们的「人格」在机器的中介之下趋于整合。当今时代,人与人及人与世界之间的交往都是机器的延伸。而作为人的延伸的媒介,已故加拿大着名现代传播理论学者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1911-1980)指出媒介即讯息。技术所创造的感知环境被当作真实环境,机器输入了一种由它的内部设置所生成的讯息网络,一切媒介对我们的影响都是彻底的。这意味着,媒介支配人的意识,且传导到他们的大脑,深刻影响他们的行为模式,其结果是人全面生活在电子媒介的系统里而形成了由机器宰制的媒体部落。作品通过机器系统的控制建构三场数位讲演,以即时演算的技术,撷取人的脸部表情及身体动作,套用在数位模型无非是人类感官的延伸。而我们看到的影像和人是共感的,人的身体和意识与机器之间共联互通如此真实,施懿珊试图梳理、颇析及反思当代社会以科技工业为本这一轴心概念中人类的位置:当人类的一切完全彻底被机器改造,不论个人、社群、政治、经济、道德、伦理无一不被触及而改变,这是人类迄今为止面临自身存在最深刻的反省。
 三部曲  自然世界
陈慧峤在台北市立美术馆广场打造了一个花园。她用被称为「宇宙之花」的波斯菊创造一片花海,并布署三个鞦韆,由二个150度及一个60度的向度构成等腰三角型。这个大三角的相位在占星学上意指「上帝的手指」,希伯莱语是“Yod”这个字。对于配置场景,陈慧峤以一种混合了梦境、宇宙神秘力量与尊重自然的观点来建构。也或许,她依循简朴生活主义,让生活中的感性体验赋予了人的原型。只要人们严肃的看待生命本身,会发现世界上万事万物有其法则──有神祕的存在、有真实的存在、有理智、有感性、有欢愉、有憎恶。眼前的一景一物就像水一样都是流变的事物象徵一种不可言喻的精神性,而藉由机械操作一种平衡状态的鞦韆表现出理性观点可视为一种客观的真实。

十八世纪,英国绘画以「如画美景」理论讚颂具怀旧情感的感人事物,像是废墟、磨坊、人性细微事物的呈现都体现对不同事物并置的美感经验。这样的美感经验带有超越理性层面对于「美」的认知,反而激发出一种「崇高」的感知,让人们去理解超乎置信地让不同事物并置的审美观。〈预许之地〉用丰富的场面撞击了观众的感官知觉,让他们沉浸于真实情境中,召唤出强烈情感及隐藏在人类情感底下的想法,和关于他们和既存世界之间最深刻的扭结。换一种说法是,陈慧峤以星象象徵来自宇宙的能量,让场所充满一种神秘气息,在近乎感性却又极具理性的逻辑下建构出「如画美景」的园林作为我们「滞留」之所。或许,在某个角落里,我们可以重新寻获属于人性的细微事物!

展览讯息:
发条鼻子〈weee〉107.7.21 – 107.10.7  大厅
施懿珊〈人格的资本演绎〉107.8.11-107.10.7  1A, 1B廊道
陈慧峤 〈预许之地〉107.9.29-107.12.2  广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